当前位置: 无冬ol - 历史资料 - 无冬OL费伦大陆世界观:派系之争 回首页

无冬OL费伦大陆世界观:派系之争

作者: 178无冬OL 来源: 178无冬OL 发布时间: 2015-05-05 16:53:19

摘要

无冬有三顾派系,而每个派系都有不同的势力,这些势力影响着费伦大陆上的历史走向,下面我们来了解他们。

无冬城

  无冬城的命运并不仅掌握在几个大型阵营手中。在那些巨大势力的阴影下,一些较小的组织也在四处活动。

  死鼠帮

  死鼠帮早已在无冬城残破的下水管道中建成了巢穴。在罪恶之城路斯坎,这个以残忍无情著称的鼠人帮派早已深入城市的腹心,在黑湖附近的下水道中活动。

  索尔克是一名独眼鼠人强盗,也是无冬城的死鼠帮首领。他宣称自己的眼睛是在与路斯坎首领半身人托伊特尔的决斗中失去的。实际上,索尔克正是受托伊特尔的命令在无冬城建立一个据点。这些首领们企图在整个剑湾建立起一个庞大的犯罪帝国。

  为了达成这个目的,死鼠帮正密谋篡夺阿拉贡达诸子的控制权,这可以使他们与瓦琳达·影幔和赛尔人结成贸易联盟。最后,死鼠帮的计划是消灭叛军,让无冬城重回路斯坎的版图,尽管这会使得无冬城更不安宁

  众箭部落

  在北地漫长的历史里,兽人大多都对无冬城的"闹鬼森林"十分忌惮。数个世纪以来,野蛮人在这片森林里遭遇的失败足以让他们改写传奇,与这里长久保持安全距离。但无冬城的大灾变破除了森林的不败神话。在过去的二十多年间,兽人重返故地,带来无数灾祸。

  最近,众箭部落的国王奥博德十七世派出先驱探索无冬城区域。然而,他所任命的指挥官嗜权樊西却远超于胜任。她没有单纯地回报无冬城的状况,而是向城内推进,在旧斗篷塔区搭建了一个基地,占领了无冬城废墟北半部分。与此同时,魔鱼王国对兽人假意示好。他们的先知成功地欺骗樊西接受魔法瘟疫的"祝福",用一个强大的法痕污染了这位兽人指挥官。底栖魔鱼企图以法痕来扭曲兽人,将他们变成最强大的邪恶爪牙,控制白天的无冬城

  阿拉贡达诸子

  无烬领主在无冬城自封为护国公,他也许是很有魅力,但不是所有的公民都信任他那慈祥的笑容,特别是一帮坚持自治的反叛份子——阿拉贡达诸子。他们是以无冬城最后的统治者的名字命名的。在大灾变之后,他们拒绝放弃城市。这个组织的成员宣誓只忠于无冬城本身。他们赌上自己的一切,要发起一场暴动来和一个比他们强大得多的势力抗衡。他们欢迎任何人提供帮助。

  阿拉贡达诸子叛军都是民族主义者。他们自称是纳什尔•阿拉贡达陛下最忠诚的仆从后代。这个组织经常发表对立性观点,不时鼓动群众反对无烬领主。组织的成员们信奉荣誉,他们希望让无冬城恢复昔日荣光,重新成为原始北地上和平与美好的象征。在过去的五年里,一个名叫新里尔的女竖琴手是这组织的领袖。最近她惨死街头,使得组织里出现了权力的真空。

  尽管不能证明他们真的背叛或欺瞒了组织,许多有嫌疑的对象仍然遭到了强烈的质疑和指责。在不知所措和缺乏组织的情况下,阿拉贡达诸子最终选择独自出击,不再冒险与其他可能的反叛者合作。如果不是得到了一些新盟友如赛尔人和死鼠帮的援助,四分五裂、缺乏领导的反抗军也许早就在无烬领主的残忍报复下消亡了。

  达耶特佣兵团

  罗丝女神对卓尔人掌控极严,她的女祭司代她管理着这群人。

  卓尔的男人除了作战和繁衍之外没有任何作用。即便如此,像达耶特佣兵团这样以男性为主的佣兵组织能够维持这么长的时间也是一件了不起的事。而且对于他们有意深入到母系社会的魔索布莱城一事,大家也是可以理解的了。

  贾拉索曾是达耶特佣兵团的领袖,一直对地表世界的北地充满兴趣。他先是花了近三十年时间在路斯坎全力榨取金钱和秘密,现在又将目光投向了无冬城。大灾变之后,贾拉索离开了这座城市和它的纷纷扰扰。但自从无烬领主入驻无冬之后,贾拉索又再次往城中各处安插间谍。没人能说清楚在无冬城里,达耶特佣兵团到底有多少间谍,而这正是贾拉索想要的效果。

  竖琴手

  这个组织致力于帮助无冬城恢复成大灾变之前的坚实堡垒。他们在这里的工作步履维艰。

  最悲剧性的事件是新里尔惨遭谋杀。

  作为一个高阶成员,新里尔充满魅力,个人能力也很强。

  她甚至成功地成为阿拉贡达诸子这一反抗组织的领袖。她的死亡对于激进份子来说也是一个巨大的打击,如今他们对竖琴手也产生了怀疑。更糟糕的是,这个群龙无首的反抗组织中的一派自那之后竟转而向死鼠帮寻求援助。

  在无冬城只有十到十二个竖琴手,其中仅有两位是官方的代理人。

  托拉姆负责制定团队战略,他同父异母的妹妹赛伊丝则负责经营千面屋酒馆,这里是竖琴手的落脚点。他们多数隐匿在黑湖区的基地,为如何再次将诸子团结在荣耀的旗帜下争论不休。竖琴手对于耐色人的存在和赛尔人的威胁都一无所知,这两大势力比无烬领主更值得提防。如果他们知道阴魂城民也参与了的话,还会不惜路途遥远向别处的竖琴手组织求助。也许更实在一点,和无烬领主联手来应对这些威胁。

无冬森林

  在赛尔人与耐色人还陷在这场消耗战时,其他的势力也纷纷加入了战争。

  灰狼乌士迦蛮人

  乌士迦蛮人部落自古以来便在此繁衍生息,它们会随着四季的更迭而不停迁徙与狩猎,部落的族民会彼此分享(或争抢)领土。在最初的一段时间里,灰狼部落并没有特殊优势,它们所占有的领土也并不比其他部落来的更多。当然了,那个时候的蛮人也并不会变形。

  当来自冈特格瑞姆的人类难民来到这里,将他们与夺心魔奴仆定下契约所获得的变狼之术传播开来起,部落那百年未曾转动的齿轮被撬动开来。当阴魂城民到来时,他们为灰狼部族的血统掺入新的血液,这唤醒了压抑在蛮人身上最原始的渴望。他们变得比祖辈更加暴戾,灰狼部落的领导者们迅速接受了耐色人的条件。一些部落首领认为这次协定是一种重聚,因为最早的乌士迦蛮人里,有一部分就是由耐色难民组成的。而另一些部落首领也被阴魂城民说服,因为他们承诺一旦双方联合占领了城池,就把大量荒地割让给灰狼部落。

  伊利延布伦妖精

  当魔法瘟疫席卷整个托瑞尔之时,妖精荒野再一次与人类世界结成联盟。随着时间推移,越来越多的居民开始设法离开那个荒蛮的世界,他们不断得攀爬、冲击或者跨越新近变弱的栅栏。当伊尔法兰被破坏殆尽之时,一些来自妖精荒野国度伊利延布伦的雅灵决定返回他们祖先的故土。就在雅灵们抵达位于无冬森林边界的传送门时,黑暗妖精们已经在此守候多时。在赶走这些邪恶的使者之后,剩下的雅灵在传送门两侧的废墟中建立起一座军事要塞,根据原来伊利延布伦首都名字,他们称其为"新沙朗达"。

  现在精灵们已经分布在几座远古遗迹中,那些地方都已被时间、自然伟力与入侵者摧毁得残破不堪。雅灵希望将重建他们的远古都市,对那些胆敢玷污它们的人给与痛击。虽然大多数的精灵还能控制住自己对那些小偷和掠夺者的怨恨,但是仍有一部分精灵忍不住。这些雅灵被亵渎先祖家园的行径所激怒了。在他们看来,这一整片区域都属于自己所拥有,而且他们会欣然消灭那些胆敢否认他们的一切生灵。 伊利延布伦雅灵的领导者,是一位叫做麦莉萨拉•温特怀特的精灵骑士。她属于比较冷静的那一派。

  迄今为止,她与她唯命是从的副官们掌控着大部分的雅灵军队。然而,过于接近这些雅灵新领土的旅行者却经常遭受攻击。激进一派迟早都会积攒到足够的力量打破精灵领导者的束缚。

  龙巫教

  与阿斯莫代的魔鬼崇拜者不同,龙巫教教徒在作为普通百姓时度过了一段非常困难的时光。他们毫不掩饰自己坚信末日世界终将到来,不死的巨龙将会统治这个世界。这些狂热的教徒愿意为那一天的到来奉献自己的生命。

  通常龙巫教教徒会避免与俗世文明相接触。他们更愿意为巨龙服务,向它们进献鲜活的祭品和信息,促进它们变为龙巫妖。这曾是无冬城一支教徒的任务,直到瓦琳达捕获了他们的首领,艾迪蒙德•克鲁斯卡斯,拿走了他的巨龙之戒。

剑湾势力

  这些在剑湾数百年历史中从未消声灭迹的势力,今日仍对无冬城虎视眈眈

  阿斯莫代

  "魔鬼崇拜?还是在无冬城里?怎么可能,我的小美女,我敢说肯定是有人在骗你。护国公把这里管理得很好,我保证你不会被这些东西伤害到的。为什么不让我再给你倒杯酒呢?如果你害怕,可以坐过来一点。"——莫尔代•耶尔

  一个神秘的组织暗中统治着无冬城。出于恐惧,人们甚至都不敢谈论它的存在。毕竟任何一个脸上挂着和蔼微笑的人都有可能是阿斯莫代的成员之一,这是一个崇拜恶魔阿斯莫迪斯的残忍邪教组织。

  阿斯莫代眼目众多。在灾变之日降临的前后几十年间,他们的成员已经渗透进了无冬城的每一个团体之中。

  没有人知道自己身边谁是忠诚的朋友而谁又是崇拜魔鬼的敌人。

  阿斯莫代的教众各形各色,有贫有富、有男有女,遍布各种种族和信仰。

  他们有三个共同的特点,性格狂妄自大、信仰(或恐惧)阿斯莫迪斯以及在胸口上奇怪的烙印。当然,他们通常会不惜疼痛把烙印隐藏起来。一般情况下,成员之间无法光靠外观分辨出彼此身份,只有露出印记才算是验明真身。

  赛尔人

  "这些人对于地表之下不断集聚的强大能量毫不知情,我们必须得到这股能量。他们妨碍着我们的事业真是太遗憾了,但谁又说得准呢?说不定在地底待了那么久之后,他们也可以帮助我们。"——瓦琳达•影幔

  费伦大地之上,没有哪个国度像魔法独裁帝国赛尔那样令人厌恶与恐惧。哪怕是赛尔帝国以西,离边境非常遥远的无冬地区,人们也在以各种方式来反抗萨扎斯•坦的霸权侵扰。正直善良的市民们和凶狠残忍的暴君们在对抗不断从森林和城市外围冒出来的不死生物时,站到了同一条战线上。令人恐惧的流言在这片地区的市民、游牧部落以及往来过客之间流传开来,众人皆自危不安。赛尔帝国正在等待时机,赛尔帝国正在策划阴谋,赛尔人的密探此时此刻就正在无冬城中活动。如果让无冬子民知道当初那场灾变就是赛尔人造成的,他们心中的恐惧和愤怒又会增添多少呢?如果让他们知道赛尔人还想借上次那场灾变牟取利益,牺牲更多无辜民众以榨取这片地区的剩余价值,他们又会做何感想?瓦琳达•影幔这个巫妖,萨扎斯•坦的邪恶爪牙,守护赛尔人在这片地区的利益。

  尽管许多当地人对于赛尔人的阴谋诡计早已心中有数,但没人意识到瓦琳达的军队有多庞大,阴谋有多庞大。

  耐色人

  "耐色瑞尔已有数千年的统治历史。我们曾被紧紧束缚在阴魂之国第二个母巢里,不下千次的失败教训使我们越来越强。如今若还有任何生灵胆敢阻挡我们,那绝对是愚蠢至极。"——克莱瑞博纳斯•坦舒尔

  挣脱堕影冥界的牢笼重获自由,被幽暗侵蚀的阴魂城民将他们的目光投向了整个大陆,发誓要再次将一切握在手心。费伦大地上的人民虽然已对重生的耐色瑞尔心怀戒备,但他们忘记了阴魂深处的幽暗,也没能发现阴魂城民的阴谋竟牵涉如此之广。

  这里的大多数人都没有注意到耐色瑞尔在无冬森林里的活动。阴魂十二王子之一的克莱瑞博纳斯•坦舒尔领导着耐色人重建辛莱纳,它被称作第一飞城,同时也被视为阴魂霸权的最强象征。如果他成功重建了辛莱纳,将重划费伦版图并且永远将无冬城置于阴魂统治之下。